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曾经年少不更事
曾经年少不更事

曾经年少不更事

我叫宛,今年29,一家大型私企的文员。说样貌吧,现在的我身材有点走形,毕竟工作安逸,老公对我也好,腰上的肉在增长,我已经开始重视这个问题了。臀没什么特点,要我翘点我也是可以用点力气做的出翘的样子。男人都轻描淡写又喜欢盯着看的胸,现在已经开始买D罩的穿了,这点还是要归功于怀孕吧。最后说下男人都第一眼感觉的脸,怎么说呢高中的时候在班里算班花,如今没变,照顾女儿有了黑眼圈。我还是顶着一头短发,我没变,我真的没变,我对什么都没变,我还是能想起你,我还是不后悔我对你的爱。


  他,叫浩。


  我们认识是从高二那年开始,学校分班,三大科为基础(数,语,英)外加文科(历,地,政)分三种,理科(物,化,生)分三种,自由选择。说是自由选择,其实也是被选择而已。就这样我进入了生化班。就这样,我们认识了。


  他从重点班转过来进入了生化班,因为学校重点培养物化班,当年物化班能选择全国所有大学,其实那帮人至今都没想通,有什么用呢?我们的高中是全市普通高中垫底的,选择再广没有实力都是空的,还不如选自己用的顺手的,就如同选择男人一样,还是要用着顺手的。否则玩弄后还是会被无情的抛弃。但,我没有后悔。


  我们学校坐落在我市一个至今没有被重视的角落,要说好的那就是环境优美,工业稀少,为学生提供了最好的学习环境,呵呵,我笑了。三年高中除了开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,还有件事也算是高中记忆中的大事。


  我们学校有个音乐厅,算是形象工程,挺不错的,为此学校还组织了校乐队,当时担任校乐队指挥的可是校花哦。我依稀记得她叫蓉,隔壁班的。高二那年夏天即将放暑假前,我们都无聊的上着枯燥的晚自习。突然就看见校长一边骂骂咧咧的走着,满口脏话,后面跟着两个人,一个是高三的男生,说是校草,但我觉得还是我的浩好看,恩,至少是耐看呵呵。最后面跟着的女孩就是荣,一路低着头还掉着眼泪,转眼就进了校长办公室。这事过了半个月有了结果,原来荣喜欢这个男生,手里又有音乐厅的钥匙,那晚相约在里面的更衣室做爱,说来也巧那天校长晚上无聊过来巡视,尿急就在音乐厅外面角落方便,就听到里面有动静,开门进去,寻声摸过去当场抓住了正在激情的两人。最后荣被开除了,男方家在当地有一定的实力最后弄了个处分就混过去了。同时校长也在我们心里留下了狗的形象,因为他那土话骂起人来就像狗叫。现在想想真现实,后来听说荣在我市标志性的挂五星酒店上班,一晚2000元。


  事后校长以不准早恋的名头开了全校大会,虽未点名其实还是为了维护男生的面子吧,毕竟女生已经被开除了。大会开完但也阻止不了在枯燥学习生活中的激情男女。我和浩也循序渐进的进行着所谓的地下恋情。


  浩长的挺高,坐在教室的中档位置靠窗,我坐在他后面,有了个靠窗的便利条件我们经常传着纸条。我不知道大家那个时候传不传纸条,上面写些什么?现在想想我们那个时候传的纸条内容可是很黄很暴力,我记得其中一张写着「我好无聊,下面好硬,我要把你绑在椅子上,绑成M型,尽情的玩弄你,让你生不如死。」我们还没有开始实质性的身体接触,但思想的广阔让我不禁投入到了和他的文字游戏中。虽然后面他的很多想法都实现了,这是后话了。


  因为浩从重点班转过来,还是有一定的学习实力,第一次模拟考试他就得了全班第一,是班级本科生重点培养对象,浩在高二的时候开始发育,个子从169直线飙升到了175,后来大学最后定下来是179。为此我和浩经常开玩笑说你要不长那么高的话,我们做爱的时候是配不上的,现在想想多可爱的我啊。


  浩获得了老师的青睐,身兼数个课代表,其中最有用的是化学课代表,因为可以拿到实验室的钥匙,这就是我们在高中时期偷情的地方。记得第一次浩传纸条过来「晚上下课去实验室让你爽下」,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因为这算我们开始了正式的身体接触,说是身体接触其实也就是摸摸而已,毕竟大的事情也不怎么敢,因为有前车之鉴,外加时间来不及也就吃晚饭后到开始晚自习那么两个小时而已,不过后来就发展的速度快了,胆子也越来越大。


  那个时候高中还没有用手机,浩传了纸条说:「晚上吃了晚饭6点在实验大楼二楼厕所等我,听到敲敲厕所门三声就来实验室,自己进来门开着。我在里面等你哦。」我和同桌吃完了晚饭就往宿舍走着,路过实验楼的时候我看了看手表已经5点45了,心里有种莫名的激动,「我肚子不舒服要上个厕所,你先回宿舍吧。」同桌是个书呆子,看着我说「到宿舍上好了,马上到了嘛。」「不行了,忍不住了,你先回吧,我就近去实验楼上厕所了。」同桌还挺关心我的「那你带纸了吧?」我一看时间还有10分钟了,开始小跑起来,回头冲她「带了带了,你先回吧,待会帮我带杯热水到教室。」一路冲进了实验大楼。在大楼门口回头看了下同桌已经走远了便松了口气,轻车熟路的上了二楼看到实验室旁边的厕所,几个快步就一闪而进了,为了确保能听到浩的暗号还特意选择了靠门近的隔间。


  我校的实验楼也是刚新造的,整个实验楼为井字形,共三层,一般没什么人进来,也就像我这样借个方便用用,上课一般也不来这,难得做个试验什么的,或者有外校老师过来旁听的时候才像模像样的用几次,我站在隔间里心里反而开始紧张起来,不知道浩待会回这样对我,传的纸条上说的都很刺激,有时候聊着聊着下面就湿了,下课立马冲到厕所用纸擦干净,有时候太湿了,一张纸盖上去都能透出来,一手的滑滑黏黏的液体。浩在班里和同学混成一片,考试的时候很多成绩差的都坐他边上,他总是告诫他们抄可以别抄的太过了,老师发现了以后坐位置就没那么容易了,那帮朋友很听他的话,那个时候我们是150分的试卷,90分才算及格,那帮人都控制在100左右就够了。因为有了这层关系,那帮人也都时不时的带浩出去玩,开始我还以为也就打个游戏机啊什么的,后来才听说是去看黄带。难怪浩懂的那么多,看着戴副眼镜挺斯文的样子,其实浩的色胆可大了,反正我挺喜欢的,男人么看点这种东西正常,而且又是青春发育期。


  「咚咚咚」我知道这是浩的信号,看下手表正好6点,我推开门走出厕所拐了个弯就到了实验室门口,轻轻的推了下门就开了,我反身进去把门锁上,一只大手就盖在了我的胸上,我知道是浩,但第一次被别的男人触摸还是不习惯外加紧张,我使劲的推开他的手,「哎呀,你怎么那么色啊。」浩低声在我耳边说「这不激动嘛,还以为你不来了。」我转过身看着他,实验室里拉着窗帘,只能靠着墙边透过来的光,浩还是挺帅的嘛,呵呵我心里默默的想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浩的嘴就吻了上来,第一次啊我的初吻我愿意给你,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接吻就抿着嘴让他随意的吻着,浩的舌头直接就破开了我双唇舔到了我的牙齿,我紧张的已经脑子空白了由着浩舔弄我的嘴唇。现在想想当时确实够青涩了,一步一步被浩调教成现在这样。「你也要主动点啊,嘴张开点,舌头也动起来舔舔我。」我长时间的紧张弄的浩无从下手了,我试着张开了嘴,但舌头还是害羞的躲在后面,浩抓住机会就长驱而入,开始寻找我的舌头,我有点害怕的左躲右闪,浩也不放松,时刻捕捉着。慢慢的我被浩的情绪影响了,开始试着吐出舌头,去试探性的舔着,浩也感觉到了一下就含住了,我清晰的感受着浩的鼻息,那么的急促那么富有活力,我闭着眼,开始慢慢和浩缠在了一起,浩也越来越激情,我也热烈的回应着他,一下子,浩把我紧紧的抱住了,我们吻的气都喘不过来,浩却越抱越紧,「慢点,我要憋死了。」我使劲推着,浩松开了我,舔了下嘴唇「真刺激,吻的真舒服」我回应性的点了下头,「走我们到里面的房间去,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那是实验室的器材室,一面一片黑暗,浩牵起我的手就往里面走,进了器材室,一种化学药剂味中夹杂着少许霉味一下让我清醒了,」进去干嘛啊,里面那么黑「」来啊,让你再更爽下「浩笑着看着我,经过刚才的热吻,心里还是挺激动的,原来接吻也那么的爽,我已经感到下面湿湿的,一股股热气烘着大腿内侧,我还感到浩的激情,他那硬硬的下体在抱紧我的时候摩擦着我。初吻已经给了他,我期待有更多的刺激,同时也害怕担心起来。浩看透了我的想法」放心,这里不会有人来,而且还是最里面的房间,隔音也好,关键是那狗校长不会在这外面小便,除非他能一边飞一边放尿。「浩的话解开了我所有的顾虑,又被他形象的比喻逗笑了。我由着他把我牵进黑暗的器材室,转身把门关上的时候我听到了那清脆的上锁声。我睁大了眼都看不见浩的脸,浩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上了我,一股冲击力把我推到了墙边上,黑暗中胆子也像这无边的黑暗无限的扩大了,我热烈的回吻着浩,两条舌头像做爱时的人缠着,浩的手也开始一点一点的从我的肚子探索起来,我双手搂着浩的脖子意思他随你探索吧。浩灵活的手指穿过我的衣服一点一点的往上爬着,痒痒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动起来,像一股股小电流麻痹着我的大脑,浩慢慢的抚上我的胸部,那个时候我发育的还行,高二已经开始穿C罩杯了,浩就这样摸着我的文胸,说实话其实没有感官上的刺激,就感觉一股压力使我的乳房左右变形,但毕竟第一次被如此的深入,我还是尽情的感受着,接吻的缺氧感觉让我慢慢的迷茫起来。


  浩的手不停的揉着我的胸部,我呼吸越来越急促,几次想要脱离被浩封住的嘴,每次都只是短暂的几秒就被封上,我们的舌头不停的在嘴里搅动着,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口水。浩慢慢的把手绕到了我背后想要解开我的文胸,那时候我脑子里有着最后一根弦,可以接吻可以隔着衣服,至少隔着最后的一层保护,但要解开还是觉得很害怕。我顿时睁开眼睛盯着浩,虽然什么都看不见,但感觉一下清醒了很多,我扭动的身体拼命躲开浩的手,但一切都是徒劳,浩死死的把我压在墙上不停的找文胸的扣子,毕竟那个时期大家都是第一次,浩虽然理论知识很丰富,实际操作还是有待锻炼,就一瞬间的机会,我脱离了浩封住的嘴,「不要这样,我怕,只要隔着衣服随你什么样,好吗?」浩喘着粗气,停了一会,手也慢慢的收回抱着我的腰,「行吧,隔着衣服摸摸吧。你别躲了,我温柔点。」我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嘴就被浩又封住了。浩搂着我腰的手慢慢的在我背后摩擦,痒痒的酸酸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扭动起来,浩也说到做到,接吻的力度也很温柔,慢慢的又让我陷入了失神的状态。背后酸酸痒痒的感觉一点一点的往下移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浩已经抓住了我的屁股,用力往上一提,我更往他怀里钻进去,浩一点一点的用力把我屁股左右分开往上提,我也只能慢慢的分开腿踮起脚配合他。突然浩的手穿过臀部把整个手掌盖在我那早已湿透的阴部上,我又一次死死的想推开浩,但这次怎么都没用。「你不是说隔着衣服随我怎么样嘛?我又不伸进去,放心就在外面摸摸而已。」浩笑着说。「你保证不伸进去?千万不要弄破那个。」当时我一直以为处女膜是很薄很薄的东西,随便一碰就会破。都怪我国对生理课的不重视,以至于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已经怀疑自己不是处女了,直到被浩撑破的那瞬间才明白,原来处女膜韧性那么好。「什么东西弄破?」浩坏坏的问。「就是那个……那个……」我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。「处女膜嘛!哈哈哈是不是啊?」「你知道还问。温柔点,我想给你,但不想那么早,而且还只是你的手指。」浩开心的笑了,「放心,第一次是值得纪念的,我会为我们的第一次安排的很有纪念意义的。」听着宽慰的话,我默默的把头靠在上浩的肩膀,放下心由着他挑逗。浩也抓住时机手掌慢慢揉动起来,「你下面都湿透了啊,哈哈哈,内裤这都凉凉的了。」我努力踮着脚,紧紧的搂着浩的脖子把嘴靠上他的耳朵轻轻的吐出一个带着娇柔的「嗯」。「那就让它再湿点,嘿嘿。」浩像找到了新的征途,狠狠的开始直接刺激我的阴部。一会用整个手掌摩擦,一股手心的热量烘烤着阴部,整个人都能感觉到热量从下一直传上来。一会又用两个手穿过屁股左右掰开那最私密的缝隙,再合上,如此反复的玩弄让我完全来不及反应,一味的追求浩再刺激,再刺激。一时间,居然有种内心空虚的感觉,很想要找个东西来填满,慢慢的开始盼望浩能把手指伸进来,哪怕一下子,下面的也越来越湿润。我已经顾不上长时间踮起脚的累,恨不得再踮高点,让浩能去触摸那说不出,也说不清的那个泄欲点。就在浩一个手指滑过那个给我一阵电击感觉的点的时候,我死死搂住了浩,整个身子绷的紧紧的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凑到浩耳边「就是那个地方,好舒服」「哪里?是这里吗?还是这里」哎,理论不结合实际害死人啊。浩居然还在摸索我说的那个点。终于浩的手指在左冲右撞后按上了,「是这里吗?这个凸起的地方?」我已经没力气回答了,轻轻的点点了头。浩一下子就找到了手法去按摩那个点,就在我感觉有什么东西要出来的时候,一阵清脆的铃声响了。


  「完蛋了,晚自习开始了。」我睁开迷离的眼看着浩「啊,这么快啊。那个……什么……我……」我实在无法形容这种失落感,感觉要被憋死了。「你先去吧,我可以慢点去的。」说完浩把手抽了出来,「没想到你那么多水,这可是你的淫水哦,看来以后你会很好调教。」浩继续挑逗说。我强忍着失落感「都怪你,现在内裤湿成这样都没时间换了,那我先去了,你也快点,班主任肯定已经到了。」「来,再吻一下。」说话间浩抱住我又吻了上来,突然浩把手指塞到我嘴里「来尝尝自己的味道,很刺激,有点小骚味。」「不要,我上过厕所。」虽说我不想尝,但浩已经不由分说的塞进了我嘴里,一股淡淡的骚味立刻充满了口腔,我居然一点都不嫌恶心,还情不自禁的用舌头主动舔了下浩的手指。「哈哈哈,怎么样刺激吧!快去吧。」浩很开心的收回手指用力的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。


 【完】